佛教中国社区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送夫出家,千古佳话(转载) [复制链接]

1#
花若要结果实,就得舍去当初美丽的花瓣。一个人的成长,一定有舍弃和放下的过程。一个孩子,要成长独立,就得离开一向很依赖的父母和庇护他的家,这就是人生。得与失总是相随而至。如同月亮的圆与缺一样。

我曾经是个不知忧愁为何物的人,因为父母慈爱健康,女儿可爱听话,丈夫温和善良,自己还有一份不错的工作,要求不高,我觉得人生这样就很完美了。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亲眼看着自己的丈夫走进佛门。

结婚时,丈夫就已经是个初级的佛教爱好者,虽然他当时没有师父,也没加入什么宗教团体,但天天回家必做功课,打坐,拜佛,念经诵咒,他就这样盲目的认真坚持,和他做其他事情的风格如出一辙,后来又开始长期吃素,看着他越来越廋,公公几乎是声泪俱下的求他吃点肉,父子二人只要同桌吃饭就没有什么好气氛,我也希望他能“正常”一点,虽然他对我的照顾和随顺无可剔,但那些奇怪的举动实在让人抓狂,家里的电脑一开就是大悲咒的音乐,进门口悬着楞严咒挂件,贴着西方三圣像,他还把心经和大悲咒储存到全家每一个人的手机里,让我们多闻熏习,他出去排队经常任由别人插队,买菜从来不挑(因为人家卖菜的也要赚钱的),有次带女儿坐火车,还把自己的床让给一个大个子孕妇,他自己在过道小凳子上坐了一晚,女儿也被挤得哭闹不已,公公心疼孙女,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说实话,我真的觉得他学佛都学成痴了。

三年前,在网上知道了释迦精舍,去了台州拜师回来后,他每天站桩,读《言行录》,《金刚经》,受到《言行录》的影响,他和公公的关系也缓和了,知道在公公眼前的时候,只有大口吃肉,才不会引起老人家的谤佛谤法谤僧之心,每次回家都不遗余力的吃,也不再追在我后面叫我读经拜佛了,我们一家人都松了一口气。他继续他的放放生,参加寺院法会,发发善书,做做义工的生活,而我在跟着看了几遍《言行录》之后,也淡泊了名利之心,决定少花点钱享受,多积德行善,多做点体力活,生活变得更简单闲散,真的很好。

去年端午节后,我们一起去台州,联系时说好只能住七天的,结果,我就在山脚下摔成了骨折,明师父和基师父非常慈悲的收留了我在山上养伤,这一呆就是三个月,这段时间,他一直是广东台州两边跑,一边是赖以生存的工作,一边是他向往的佛法,我想,他也是在这一次又一次来往于山上和广东之间的过程里,知道了什么对他更重要吧。年前,师父出关,开始讲法,他大年初五就往台州跑,回来就把手上的业务放下了,决定去山上长住。那时候,我就知道,不管他现在对我和女儿有多少牵挂,他迟早是会放下的,就象他放下工作一样。

当他说想体验一下出家生活时,我并没有太多意外,我只是说,那等我上山了,你再出家吧,不然女儿天天跟着你,看着你穿着僧衣的样子,还只能叫你“师父”,她会很茫然的。他听后兴高采烈的,而我在说这话时心里很凉,我想,我迟早是要和女儿两个人相依为命的了。

来到道场后发现山上已经有八九位出家师父,多数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学历也高,仪表堂堂的,每天凌晨四点半就见到他们出现在早课上,穿着整洁的僧衣,一丝不苟的上香,跪拜,敲鼓,唱诵,具足威仪。这里并不是那些消极避世的人想象的乐园,无关闲云野鹤和仙风道骨,更多的是约束和操劳,要做
很多体力活,挑东西上下山,种菜,做饭,砍柴,三百多条戒律,每条都得记在心上,谨言慎行,吃的是简单的素菜,穿的是夏天密不透风,冬天不够保暧的僧衣,住的是几人一间的硬板铺,他们也是爱享受爱美爱自由的人,是什么让他们放下自己作为一个人的正常爱好和欲求,放弃家的温暧和人世的繁华,来到这远离尘垢的地方,做一个身心清静,远离尘欲,摒弃自己所有原来的生活习性的僧人呢?他们是已经知道,自己在这个世间轮回,生老病死的根源正是这些尘世的爱好和欲求吧,所以他们想放下,也正因为知道放下有多难,所以才要皈依佛门,让戒律约束自己,所以要紧跟自己的依止师,让法义的清流冲刷自己生生世世为人的惯性。我不禁对这些出家师父肃然起敬,一个敢于对自己的身心下手的人,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啊。

在这里,我平生第一次听到了讲法,师父所讲的法并不象我想象中的那么高不可攀,而是实实在在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具体到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咀嚼,每一次抬脚走路,每一次进入睡眠,我们时时刻刻都在做着“放下”的训练。在这样的练习里,我渐渐的放下了对最爱的食物的迷恋,放下了凌晨四点对被窝的眷恋,放下了对最讨厌的食物的反感。虽然会有反复和懈怠,但我知道,自己在“放下”的路上了。第一次觉得自己过的是有目标的生活,而不是周而复始的重复。


有时候我问自己,如果圆哥不是短期体验出家而是正式出家受戒,我能不能接受?我没办法回答,虽然我知道出家是多么殊胜的事情,但我不想自己的女儿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童年,孩子爸爸在家,电器坏了有人修,东西少了有人跑腿去买,有麻烦事有人出面处理,我不想在后半生和女儿两个人相依为命守着残缺不全的家。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坐在一个桌子前,对面是一男一女,女的不认识,男的长得很象我丈夫,他正含情脉脉的看着那个女人,一脸的温柔,我向他说话,我朝他发火,我掉眼泪,他都没有任何反应,好象我是一个隐形人或者一个没有形体的灵魂。醒过来之后,梦里的那种无助失望和伤心是如此的真实,是我的前生还是后世呢?不得而知,又或者我已经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比这更痛苦百倍的人生,才会有这一世的安稳吧。我想,如果真的有前生后世,我还要继续等着无常发给我下一张牌吗?我还要继续这无明的接受和忍受吗?我可以从这个自己不能主宰的牌局里脱离出来吗?

我曾经和很多人一样,也不相信有轮回,以为只要努力就可以创造美好的生活。认为人生一世要努力拼搏也要努力享受,才不枉来人世一趟,只求此生无悔。可是这一生的完美生活又哪里是只要努力就能得到的,我们有那么多聪明能干到想读书就能读到硕士博士,想经商就能做大老板,想出国就能出国的同
修,这种天生的聪明和后天的顺利并不能保证她们的幸福生活,她们的生活里同样有烦恼甚至也有痛苦,而相比之下,论及读书家务口才长相一无所长的我,却从小到大过着还算是无忧无虑的生活。这个因如果不在前世又可能在哪里呢?我们经常说只求此生无悔,可是此生结束之后呢?有可能就是生生世世
的悔啊!沉在苦海里无出头之日,不知哪里才是边际。

   很多学佛人,阻力重重,来自父母的牵挂,儿女的负累,丈夫或妻子的抱怨,而我却遇到了最好的助缘:丈夫不管我有多刚强难化,一再的把我拉进佛门来,又有幸遇到师父这样的明师,听闻了这样实在而清晰的法义,如果这样万事俱备的条件下,我这一生还不能解脱,我永远不可能再有机会了,难道我
要等着演绎无数个悲欢离合的无明人生之后,再等着和师父千生万世久别重逢,等着师父再一次来接引我吗?

   不论我如何放不下这前半生的父母的疼爱,朋友的情义和夫妻的恩爱,我的下半生也还是在不可知里,我不知道父母会不会有一天缠绵病塌,不知道丈夫能不能平平安安一直在我身边,也不知道自己下一次出门会不会有遇上喝醉酒的司机,在下一年的体检单上会不会有红色警告,这一切都在不可知里。而
我知道的是,师父指引给我们的是一条通向可知的未来的明明白白的路,只要我有勇气穿过路上的荆棘,带着满身的伤痕就可以到达,我将永远都不用再面对下半生和可能的所有的来世的不可知。因为所有的可能性都已经被我放下。

  如果有一天丈夫真的要受戒出家,虽然我会难过,但我也会为他高兴的,为他能够有能力弘扬佛法,为有更多的象我一样的人能听闻真正的佛法而高兴。“有一乘道,能净众生,渡诸忧悲,灭除苦恼。”这条道是他选择的,也是我选择的,人生总是在放下中得到升华,花朵的凋零固然让人伤感,但甜美的果实才是果树真正的奉献。

转自:http://www.shijiajs.com/viewthread.php?tid=43473&extra=page%3D1
分享 转发
TOP
2#

这么好的内容,怎么没人看呢.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