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中国社区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关于学佛的开悟问题 [复制链接]

1#

关于学佛的开悟问题

佛教中的开悟,是佛教中人的一种追求,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与价值。其真实的意义类似于世俗人们的追求真知获得真理,好象科学家和哲学家的研究宇宙获得了关于世界的真相一般。
开悟是极不容易获得的,即使一辈修行与学习的出家人,他们的一生都在学习与钻研佛法中度过,但也常常无法获得开悟。
而现实中却常常有一些人自称自己已经开悟的,在各种场合发表自己的见解,甚至指责攻击别人;而这种人士却又常常受到另外学佛人士的攻击:说他们其实是在冒充开悟;于是真假开悟问题,就是纠缠于佛教界的一种让人困惑的问题了。
一.缘起
笔者本来是一个哲学家,在92年的时候就有哲学专著稿子完成了;而后来2003年前后的时候又借助佛教修行,突然获得了一种哲学智慧,使自己能够理解几乎所有不同宗教和自然科学、以及宇宙、生命等等的现象背后的奥秘,同时笔者也看懂了原先看不懂的《金刚经》,并发现这种理解所应用的原理,非常的符合佛法的奥秘,例如非常符合《金刚经》透露的玄机。后来笔者又去对照其他佛经,发现应用这种哲学智慧也能理解许多佛经的真实意思,因此笔者就认为自己已经了解佛法的部分真谛了:而这种情况,也就是许多佛教人士所追求的那种开悟所具有的效果。可是和佛教徒有所不同的是:笔者的这种智慧的获得,却不是依靠大量钻研佛经并冥思苦想得到的,而是笔者在长期研究宇宙天地和生命等等的真相时获得的,当然在智慧的获得中佛教修行起到了巨大的决定性作用:如果不是佛教修行,那本人是根本不会获得这种智慧突破的。
由于自己具有如此这般的经历,所以就有资格在这里来和大家谈一谈开悟这个问题了:因为不是空口说大话,而落实不到实际上。
二.从佛陀的开悟谈起
因为笔者本人有长期的观察与思考关于宇宙真相的哲学问题的经历,所以知道要获得对于宇宙真相的真知,观察世界和思考的手段非常的重要。作为一个凡人,笔者不具有任何神通,因此只能象普通人那样去阅读书本、观察现实、和思考有关天地宇宙等等的事情;而我们知道佛陀是有五眼六神通的:因此佛陀就能观察到许多常人根本就观察不到的东西,例如阴性空间具有什么现象?等等。笔者有一位道教高僧的朋友,他就能观察到许多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例如人死亡之后有些什么?以及更多的在人看来是“迷信”的现象。现在来对照佛陀的情况:由于佛陀具有五眼六神通,所有他观察到的世界就完全和我们不一样:佛陀观察到的更全面也更真切。但有各种大神通并不一定就具有大智慧,即那种了解天地宇宙真实奥秘的智慧——这种智慧被称作“无上正等正觉”。因此是有神通功能者常有,而“无上正等正觉”却不常有:因此佛陀的大智慧是非常的稀有的,那是他在借助各种神通、借助修行、和借助冥思苦想、甚至最后要靠菩提树下四十九天一坐,才最后获得的。由于佛陀的修行、观察和神通本领都异于常人,和修行的艰苦卓绝,因此佛陀才获得了只有他才具有的世间人所能具有的最高级、最卓越的智慧:“无上正等正觉”。
而和佛陀相比,我们则只能观察到肉眼所能看到的范围,和借助什么雷达、显微镜、X光等所能透视的部分,和借助各种实验仪器所能分析到的结果。因此我们的观察能力和分析能力,和佛陀根本就不能相比:由于具有如此大的差别,所以我们常人所能获得的关于天地宇宙真相的认识,就是那些自然科学和物理学、哲学等等,就远比佛陀所获得的大智慧要低级得多了。因此佛陀所具有的,即那些在佛经中透露的佛陀的大智慧,是远远超过世俗哲学家和科学家的,包括超过那些什么“量子物理学”理论。
而一般佛教徒的开悟虽然也是指明白了佛法的一些奥秘,但却是不能和佛陀的大智慧相比的,关于这一点,我们后面还要介绍。笔者之所以要在这里介绍佛陀的开悟过程,是要为以后的一些解释预先作些铺垫,否则的话就不好理解了。
三.现实社会中真假难辨的真开悟和假开悟
开悟与否的判断是非常困难的。这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只有开悟者才可以印证开悟者;而现实中真正开悟的人又非常的少。二是佛法的奥秘是不可公开宣讲的:因此即使一个真正的开悟者也不可以公开讲解佛法的奥秘,例如一个开悟者不可能公开的把《金刚经》直接的用白话讲得让大家都懂得其中的奥妙了。由于不可公开的宣讲明白,因此开悟者要向外界证明自己确实是开悟了就非常的困难。这就象一个人宣称自己在深山里获得了一个传世珍宝,而又不能真的把珍宝拿出来给人看让人们鉴定一番:而你拿不出来,人们又不愿意相信你真的获得了珍宝,反而认为你是一个大骗子;而且呢,在现实中确实又有许多人真的是冒充开悟的真骗子:于是这个事情就弄得万分麻烦了,真个鱼龙混杂,谁也无法对开悟进行判断了。因为有上述两项原因,所以对真正的开悟进行判定,就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肯定一个开悟者困难;否定一个人开悟也不容易。
需要说明的是,我们这里的开悟是指获得佛法大智慧,即部分或全部知道佛法奥秘与真谛,成为了“觉悟者”的意思,而且觉悟的是世界的真相,即万事万物是怎么来的,怎么去的之类。佛陀的觉悟是彻底的觉悟,而一般的开悟者则大多只觉悟部分。
在现实中我们常常可以看见许多人为了让别人承认自己开悟,就非常多的解释“诸法无我”和“空性”,而且其解释又往往千篇一律引用或模仿古今中外那些大德的这方面的解释,辞藻华丽,故作高深。而这种方式其实无用:因为骗子是最爱用这种方式冒充开悟的。因此把“诸法无我”和“空性”解释的天花乱坠是非常愚蠢的方法;要想真正的让人们承认你的开悟,那你就必须在行动和语言中去应用这种开悟了的智慧;而且应用得还让人不知道你是在应用佛法真谛,毫无痕迹的暴露:这才是你真的懂得了佛法奥秘的证明。而反过来去看那些把“诸法无我”和“空性”说得天花乱坠的冒充的开悟者,虽然他们解释起来的时候能说得天花乱坠,但却在实际中一次也应用不好:他们只会引经据典,而别的方面就一概茫然了。因此一个冒充的开悟者,其实他一辈子都不曾应用过一次他所觉悟的大智慧,那么这样的人是骗子几乎是肯定的。因此观察一个人的真实的开悟情况不能去看他多么会引经据典,而是看他是不是能灵活的运用佛法奥秘于实际解决问题之中。但是有一个问题也不得不说:那就是虽然真开悟者会运用佛法真谛,但未开悟者却会认为此人是在谤佛,因为未开悟者完全看不懂,因此极有可能要把真开悟者视为骗子了。甚至假开悟者批驳起真开悟者,还会让旁人认为假开悟的话还占硬道理呢!
举个例子来说明,佛陀在《金刚经》中说“须菩提,汝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有所说法,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不能解我所说故。”因为这句话是佛陀说的,人们当然会认为说的具有智慧;而其实人们几乎都不知道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现在我们说,在现实中如果有一个人也开悟了,因此他如果也说了一句同样性质,即具有大智慧,而实际上人们却几乎领会不了的话,那么我想最真实的结果应该是人们要群起而攻之,骂此人是个骗子,骂此人确实是在诽谤佛法呢。可是这些大骂此人诽谤佛法的人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此人说的话其实是具有大智慧的,和佛陀前面所说的话有同样的性质。
可是反而那些并没有开悟、却在那里冒充开悟者的引经据典、天花乱坠的在那里说的人,尽管他们从没有依据佛教大智慧说过真正有智慧的话来——他们连一次这样的实际应用也不会有:因为他们是真的不懂大智慧;可是这些人说的话却让听者佩服的五体投地:因为此人从不会说出出格的什么话来,因此在他们看来此人从未“谤佛”。相反真正知道佛法真谛者的话,却让人觉得是在“谤佛”。
假开悟者不具有大智慧,因此他们只有大量的引经据典,而从不会离开经典自己发挥一下:因为他们手里并没有真实的宝贝,所以他们从不会亮出他们的绝招:他们唯一的绝招就是不停的、大量的引经据典来和真的开悟者进行论战。但也偶尔有另外:个别假开悟者也试图离开经典来发挥一下,可是却一离开经典就马上露出破绽来了:于是其真的不懂佛法真谛的面目就暴露了。
萧平实是真的不懂佛法真谛的,已经遭到许多佛教人士的斥责了。但现在的问题是笔者却发现了这样一个现象:一个非常有声望的、著名的正宗佛教法师,其在批判萧平实的文章里暴露了他自己其实也是不懂佛法真谛的——当然此法师也确实从来没有对人说过他是已经开悟了的。这个法师在批判萧平实的时候,在一个关键的地方却对涉及佛法真谛的理论理解出现了差错:从而暴露了其实这个法师自己是真的不懂佛法真谛,因此他不是个已经开悟了的人。如果一个真正的开悟者,是不会发生这种情况的。因此笔者断定此佛教大德真的不懂佛法真谛。由于笔者不愿降低此法师在众人心中的威望,所以我不愿意在这里真实的把此法师的名字说出来。至于那个萧平实,他所暴露自己不懂佛法真谛所说的错话,也是常有的情况。因此这样一来摆在笔者面前的,就是两个都不懂得佛法真谛的人在那里打架,只是一个人自称自己已经开悟;而另外一个则从来没说过自己开悟而已。如果不是因为佛法真谛不能公开演说,那笔者真想把真相公布,写一篇文章批判萧平实:告诉大家此人究竟在什么地方说出的话严重背离了佛法;同时告诉那位法师他究竟在什么地方说错了。此位法师是正宗的佛教人士,他的批判萧平实是正义的行为。
由于种种特殊的原因,使得真开悟者极难被佛教界承认,甚至反而极容易被佛教界认为是骗子;而真正的假开悟者自己自称已经开悟,反而更容易被世人认可,使他们非常的得意,常常获得一些人的吹捧和赞赏:这就是当今佛教界真开悟和假开悟的一些真实的真假难辨的现状。因此笔者认为,在当今的鱼龙混杂的状况下,判断一个人是否真的开悟,那就需要另外一个真的已经开悟者的第三方判断即印证了,而且往往还需要这第三方和此人毫无利害关系。
许多冒充的假开悟者并不知道佛陀的大智慧是关于天地根本大因缘的智慧,而只知道在那里从佛经到书本的引经据典并说得天花乱坠。佛陀由于知道了天地根本大因缘,因此对于地狱和净土就知道得清清楚楚。而那些根本就不具有这种大智慧者,则会说地狱是用来吓人的,净土是用来哄人的。佛陀知道这种根本大因缘,具有无上的正等大智慧,就在《金刚经》透露了一部分。《金刚经》是透露大智慧玄机的经典,但却是用隐喻的方式透露的;如果你参不透这种隐喻的话,就会在阅读时一头的雾水,怎么也搞不明白。
笔者本来也根本就看不懂《金刚经》;但借助佛教修行,又长期的钻研哲学、思考天地万物和生命的根本等等,后来突然在一些方面有大觉悟了,懂得了一些哲学上的玄机,先在其他方面弄通了道理,再回过头来阅读《金刚经》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能够理解《金刚经》中那些话的意思了。关于这一点,笔者先前已经用“修而外证”介绍过了。所谓外证,就是用内学以外的外学——哲学、自然科学、生命现象等等世俗科学知识——印证了通过佛教修行和研究各种世俗学问所获得的智慧。这种路子和大多数的佛教修行人士的开悟完全不是一种类型。
由于佛陀的知道天地根本因缘的大智慧是一把威力无比的利器,坏人掌握了就会做大恶,那可就害了人了,因此佛陀不会公开公布的。所以为了流传这种大智慧,佛陀就在《金刚经》等佛经里非常隐秘的说法,因此造成了《金刚经》等的异常的难懂。并不是佛陀要故意为难大家,而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
又因为笔者的哲学体系也能一定程度上解释天地等的大因缘,因此也是一大智慧利器,也同样具有不可公开宣讲的性质,何况和佛法奥秘又有千丝万缕的内在联系,或者说就是佛法奥妙的一部分,因此也具有不可公开的性质:所以笔者的哲学也就只有自己运用的价值了。而在笔者自己运用这种哲学的时候,却意外发现了卡萨活佛的见识所透露出的玄机是:他是知道佛法奥秘的:这就是笔者迄今为止的一次真正的实际运用自己的哲学来观察评价社会上的事情;另外的成功应用则是在评价医学思想家王全年的成果方面:因为王全年的部分医学思想成果,是非常的符合笔者的哲学,当然其成果也同时非常的符合佛法奥秘所揭示的东西。至于笔者的哲学能够非常合理的解释几乎所有宗教的现象,也能解释当今的什么“量子物理学”的奥秘,那都已经在笔者的文章中早就零星透露过了。
大家可以看出:笔者在这里所讲的,大多是笔者的亲证,即是笔者的实证,是笔者自己的经验。由于笔者的修与学大多是世俗的哲学和自然科学等,观察的也多是世俗的现象,而对长于出世修学,例如读经、参禅等的教内人士的修学经验就很陌生,因此教内人士的开悟方面的体验是怎么回事,就没有第一手的资料,所以在这方面就不具有第一手的评判权力。但尽管如此,我想开悟后的结果应该是相通的:因为佛法的奥秘只有一个,即使是殊途所得,也应该同归一个真谛:因此在大智慧方面,应该是一致的。
那种因为学佛而领悟了佛学难题的情况,例如仅仅领悟到了“诸法无我”和“空性”的真实意义,而对更深的东西却一无所知,不具有体悟更深奥秘的效果,和我们这里所讲的开悟不是一回事;而那些修行人在修行的时候获得了神秘的体验,并且也没有智慧上的大提高,也不是我们这里所讲的开悟:这是要在这里特别说明的。我们所指的开悟是指获得知晓佛法奥妙大智慧的情况,即使可能仅仅知道大智慧的很小一部分。例如中观学说以及相关的理论,是用来给并不具有佛教大智慧的人学习的;而且这些人即使学懂了中观理论也不是就具有了大智慧:因为真正具有大智慧的人所知道的奥秘根本就不是中观理论所描述的那些,何况真正具有大智慧者也不需要再去钻研中观学说了:他出口就能说出中观反复解释的那些东西。
关于笔者评价卡萨活佛是开悟者一事是这样的情况:远在笔者评价卡萨以前笔者就公开的说自己是懂得佛法真谛的;而卡萨在笔者未公开评价他之前他也已经在文章中认为他自己是知道佛法真谛的:也就是说我们两个人都是在各自互不相干的情况下独自的公开说自己的知道佛法真谛。有了这些条件,就说明笔者的评价卡萨活佛开悟,不是头脑发热的临时决定,而是早就自然而然和水到渠成的事情。另外如果一个居士,又没看过多少佛经,他敢于在当今佛教高人众多的当下,毫无根据的放肆谈论佛法奥秘吗?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吗?没有根底的话谁敢这样做?
四.即使了解“空性”真实意义者也未必就是开悟
这是必须在这里说明的。因为仅仅从字面上或者在阅读佛经的时候了解了“空性”的真实意思也并不是什么开悟,因为其表面的理解并不是大智慧。真正的大智慧是明白了天地万物的大因缘;而“空性”不过是这种大智慧的一种性质的描述而已;而这种性质的描述当然和大智慧本身并不完全是一回事。
五.人类的最高智慧在佛教之中,开悟后开悟者有可能超过所有世俗哲人的智慧
由于本人原是一名世俗的哲学家,有长期的对于世俗哲学、自然科学等的研究,因此知道哲学和自然科学的根底;而后来笔者又接触了佛法,自己也成为一个佛教居士;又通过佛教修行而获得了自己哲学上的大突破,并发现自己的哲学和佛法相通了:让自己在对于世俗知识和学问的研究领悟过程中,达到了获得只有那些宗教高僧才能获得的智慧,并从此知道了许多宗教的根本奥秘和天地根本的奥秘:而这种哲学所达到的成就,是迄今为止的西方哲学和自然科学、包括什么量子物理学等所渴望达到、而实际上他们是永远不可能达到的。
也就在笔者获得大哲学智慧的那一刹那,使笔者才清清楚楚得明白了:为什么在佛教中佛教人士要把佛陀当年菩提树下的四十九天一坐所获得的智慧称为“无上正等正觉”,即通常所说的“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也明白了为什么佛陀的“成佛”就是“成为觉悟者”的意思。因为这种当年佛陀大修行所获得的成就是一种确确实实的大智慧,实在是世俗的所有什么哲学家、自然科学家、量子物理学家等等渴望达到,而其实他们是永远也无法达到的境界。为什么呢?因为这种智慧的获得依靠的并不是什么科学仪器的先进和复杂,而实在是要依靠个人的艰苦卓绝的大修行:而这种艰苦卓绝的大修行,历史上除了佛陀之外似乎少见到了。
笔者本人是修行者,但似乎不算是什么大修行。但笔者似乎有大慧根:因为笔者原来尚未修行之前就已经有独具千古只眼的哲学的、和其他世俗的发现:而且有些发现已经把中国闹得天翻地覆了。笔者所说的这些都是铁的事实,是谁也无法抹杀的了。
另外笔者在人文社会思想和政治思想上的成就,也是不低于历史上的卢梭和孟德斯鸠等诸位大思想家的,尽管当今中国知识分子毫无什么见识,根本就无主见,因此评价不了笔者的这些思想成就。而笔者本人则包括卡萨和一个世俗的大师:一共发现两位天才人物了。这说明了什么呢?这不说明笔者的洞见能力和见识是大大非同一般的么?
现在笔者所要告诉世人的,是世俗的哲学家的认识世界的手段太低级,包括观察手段和思考都太低级:如果就按照他们历来的那种研究哲学的办法研究自然科学的办法,那么他们将永远无法获得真正的大智慧,即了解天地宇宙的真实情况的智慧;迄今为止所有的哲学成果都是很低级的:因为有笔者的哲学见识在那里相对照,就可以看出历来所有哲学成果的低级甚至幼稚了。
因此笔者说:
“人类的最高智慧在佛教之中,开悟后开悟者有可能超过所有世俗哲人的智慧”。
笔者又曾经说过中国的民间现在是世界的哲学思想革命中心、也是世界的思想孕育的中心、中国在哲学思想和人文思想具有世界的独一无二的资源上的优势地位:可不是毫无根据的随便乱说的。
因为中国民间哲学方面的成就,实际已经使得西方哲学的和自然科学的历来的霸主地位已经根本就不存在了;世界哲学和科学的思想霸主已经转移到了今天的中国:
中国民间出现的、新的和佛法奥秘相通的哲学的智慧与理性威力是西方的经典哲学和自然科学所根本无法相比较的东西:其显示的智慧威力可以让西方哲学只有惊叹的能耐。西方哲学的思想领先和无人能挑战的光芒,将大大暗淡,以至于会彻底的消失:西方哲学和思维方式将不再有统治能力了。
但至今中国知识分子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更没承认这一点;这只能说明中国的知识分子是思想迟钝和毫无见识的一群人物,他们也将要为此在今后的历史中承担人们的毫不客气的指责。
当然了,令人欣慰的是在中国的民间,则已经有人意识到这一点,也是承认这一点的。尽管这种承认也许只是一种私下里的评价之类。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难道不应该对这些东西有所关注么?
分享 转发
TOP
2#
支持下
TOP
3#
支持下,再来!
TOP
4#
支持下!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