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中国社区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修行人降魔的方法 [复制链接]

1#

修行人降魔的方法

印光大师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是一定的。修行到功夫深了,难免没有魔来。魔有内魔,有外魔;外魔易退,内魔难降。如不能降,必要着魔;不但修功走失,亦且危险甚虞。若论降魔,约有四种方法。

一、要识魔相。凡着魔的人,大都遇着魔来的时候,不知道他是魔,以致着魔。倘能识得魔相,即不着魔而魔自退。怎样是魔相?大凡可爱、可贪、可畏、可憎的人物或境界当前,无不是魔。至五阴内魔,尤为厉害。愣严经说五十种阴魔至为详尽,亟须仔细参穷,免得临时上当。

二、捨身无畏。人必先有捨却身命之心,然后可以学佛;人必先有看破生死之勇,然后可以降魔。魔化夜叉罗刹来搏噬我,魔化勐虎毒蛇来噉食我,都是幻想,何惧之有?即使真被吞食,亦是夙业所招,况脱去皮囊,往生极乐,正当感谢于他,为我早日解脱。所以修行之人,雷霆起于侧而不惊,泰山崩于前而不动,魔力虽大其奈我何?否则贪生畏死,恐怖怆惶,不待魔来,方寸已乱,欲不着魔,其可得乎?
三、不取不捨。魔之为物,取固不可,捨亦非宜。遇着魔来时候,必须镇定我心,既不可贪恋他,又不可厌恶他。(厌恶亦是着魔,你愈厌恶他愈纠缠。《楞严经》云:“历劫忆持如来秘密妙严,不如一日修无漏业,远离世间憎、爱二苦”。你越是有爱憎,魔就越是找你的弱点,让你就范。)要作几种思想。一想魔即是佛,佛即是魔;觉即成佛,迷即是魔。魔如佛如,并无二理。又想眷属即魔,(人生眷属,都是魔头。)魔即眷属。眷属同居,人之常情。魔在我旁,于我何害?又想魔亦是众生之一,一切众生,我都要劝他发心念佛,魔既亦是众生,我也要劝他发心念佛,伴我修行,转成法侣。(菩萨降龙伏虎,正是此理。)总之,魔来不拒,魔去不留,如此则魔术俱穷,无论外魔内魔,一齐退去。

四、持咒却魔。 初修行时,小小魔关,容易打破;等到道力渐深,藏在八识里面的多生根本习气,被功夫逼迫出来,或慾念横飞,或妄心乱起,力量甚大,非比寻常,修行人惟此末后一关,最难逃过。全仗自力,诚恐把握不住,必须仗着佛力帮忙,惟有摄住心神,持诵神咒。咒为佛之金刚心印,无论何种恶魔,遇着即摧成粉碎。诸咒降魔之力,以愣严为最胜;当日阿难证须陀洹初果地位,尚且仗此脱离婬席。次则大悲心咒,为观世音菩萨所说;观世音具十四种无畏功德,故降魔之力亦宏。但持咒功夫,必须平日持得烂熟,否则魔到临头,恐字句都记忆不起,何能通利?何能相应?所以平日功课中,愣严、大悲两咒,是每日必须要念,不可间断的。又一心念佛,即无魔事;纵有魔来,倘能不惊不怖,至诚念佛,决定立刻消灭。何以故?以正念昭彰,魔无容身之处故。是以念佛之人,不须另找降魔之法,而魔事自无由而起矣。

(末法时期魔众甚多,末学有过经历,念观世音菩萨名号,降魔效果非常好!)


  大般涅槃经卷第六、如来性品第四之三中有经文:
 “迦叶白佛言。世尊。我今不依是四种人。何以故?如《瞿师罗经》中。佛为瞿师罗说。若天魔梵。为欲破坏。变为佛像。具足庄严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圆光一寻。面部圆满犹月盛明。眉间毫相白踰珂雪。如是庄严来向汝者。汝当捡校,定其虚实。既觉知已,应当降伏。世尊。魔等尚能变作佛身 。况当不能作罗汉等四种之身?坐卧空中。左胁出水右胁出火。身出烟炎犹如火聚。以是因缘。我于是中,心不生信。或有所说不能禀受。亦无敬念而作依止。佛言:善男子。于我所说,若生疑者尚不应受,况如是等。是故应当善分别,知是善、不善,可作、不可作。如是作已,长夜受乐。善男子。譬如偷狗夜入人舍。其家婢使若觉知者,即应驱骂:汝疾出去。若不出者当夺汝命。偷狗闻之,即去不还。汝等从今亦应如是降伏波旬。应作是言:波旬汝今不应作如是像。若故作者,当以五系,系缚于汝。魔闻是已,便当还去。如彼偷狗,更不复还

  迦叶白佛言:世尊。如佛为瞿师罗长者说。若能如是降伏魔者。亦可得近大般涅槃。如来何必说是四人为依止处?如是四人所可言说,未必可信。佛告迦叶:善男子。如我所说亦复如是,非为不尔。善男子。我为声闻有肉眼者说言降魔。不为修学大乘人说。声闻之人虽有天眼,故名肉眼。学大乘者虽有肉眼,乃名佛眼。何以故?是大乘经名为佛乘。而此佛乘最上最胜。善男子。譬如有人勇健威猛,有怯弱者常来依附。其勇健人常教怯者。汝当如是持弓执箭,修学矟道、长钩、罥索。又复告言:夫斗战者,虽如履刃,不应生于怖畏之想。当视人天,生轻弱想。应自生心作勇健想。或时有人素无胆勇,诈作健相。执持弓刀种种器仗,以自庄严。来至阵中,唱呼大唤。汝于是人亦复不应生于忧怖。如是辈人若见汝时,不怖畏者。当知是人不久散坏,如彼偷狗。善男子。如来亦尔,告诸声闻。汝等不应畏魔波旬。若魔波旬化作佛身至汝所者。汝当精勤坚固其心降伏于魔。时魔即当愁忧不乐复道而去。善男子。如彼健人不从他习。学大乘者亦复如是。得闻种种深密经典,其心欣乐,不生惊怖。何以故。如是修学大乘之人。已曾供养、恭敬、礼拜过去无量万亿佛故。虽有无量亿千魔众欲来侵娆。于是事中终不惊畏。善男子。譬如有人得阿竭陀药,不畏一切毒蛇等。畏是药力故,亦能消除一切毒等。是大乘经亦复如是。如彼药力,不畏一切诸魔毒等。亦能降伏令更不起

  复次善男子。譬如有龙性甚妒憋。欲害人时,或以眼视、或以气嘘。是故一切师子、虎豹、豺狼、狗犬皆生怖畏。是等恶兽或闻声见形,或触其身,无不丧命。有善咒者,以咒力故。能令如是诸恶毒龙、金翅鸟等,恶象、师子、虎豹、豺狼。皆悉调善,任为御乘。如是等兽,见彼善咒即便调伏。声闻缘觉亦复如是。见魔波旬皆生恐怖。而魔波旬亦复不生畏惧之心,犹行魔业。学大乘者亦复如是。见诸声闻怖畏魔事,于此大乘不生信乐。先以方便降伏诸魔,悉令调善,堪任为乘。因为广说种种妙法。声闻缘觉见调魔已,不生怖畏。于此大乘无上正法方生信乐。作如是言:我等从今不应于此正法之中而作障碍."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四十七、佛不思议法品第三十三之二中有经文:
 “切诸佛,身不可坏,命不可断,世间毒药所不能中,一切世界水、火、风灾皆于佛身不能为害。一切诸魔、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毗舍阇、罗刹等,尽其势力,雨大金刚如须弥山及铁围山,遍于三千大千世界,一时俱下,不能令佛心有惊怖,乃至一毛亦不摇动,行、住、坐、卧初无变易。佛所住处四方远近,不令其下则不能雨;假使不制而从雨之,终不为损。若有众生为佛所持及佛所使,尚不可害,况如来身是为诸佛第一大那罗延幢勇健法。佛子!一切诸佛以一切法界诸世界中须弥山王,及铁围山、大铁围山、大海、山林、宫殿、屋宅,置一毛孔,尽未来劫,而诸众生不觉不知,唯除如来神力所被。佛子!尔时,诸佛于一毛孔持于尔所一切世界,尽未来劫,或行、或住、或坐、或卧,不生一念劳倦之心。佛子!譬如虚空普持一切遍法界中所有世界而无劳倦,一切诸佛于一毛孔持诸世界亦复如是。是为诸佛第二大那罗延幢勇健法。

「佛子!一切诸佛能于一念起不可说不可说世界微尘数步,一一步过不可说不可说佛刹微尘数国土,如是而行,经一切世界微尘数劫。佛子!假使有一大金刚山,与上所经一切佛刹其量正等。如是量等大金刚山,有不可说不可说佛刹微尘数,诸佛能以如是诸山置一毛孔。佛身毛孔与法界中一切众生毛孔数等,一一毛孔悉置尔许大金刚山,持尔许山游行十方,入尽虚空一切世界,从于前际尽未来际,一切诸劫无有休息,佛身无损亦不劳倦,心常在定无有散乱。是为诸佛第三大那罗延幢勇健法。......

「佛子!一切诸佛皆以德相庄严胸臆,犹若金刚不可损坏,菩提树下结跏趺坐。魔王军众其数无边,种种异形甚可怖畏,众生见者靡不惊慑,悉发狂乱或时致死。如是魔众遍满虚空,如来见之,心无恐怖,容色不变,一毛不竖,不动不乱,无所分别,离诸喜怒,寂然清净,住佛所住,具慈悲力,诸根调伏,心无所畏,非诸魔众所能倾动,而能摧伏一切魔军,皆使回心,稽首归依,然后复以三轮教化,令其悉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意永不退转。是为诸佛第六大那罗延幢勇健法。

  大般涅槃经卷第二、寿命品第一之二中有经文:

 “如来亦尔。降烦恼魔、阴魔、天魔、死魔。是故如来名三界尊。”

分享 转发
TOP
2#
赞叹!
TOP
3#
圣者,悯我等故,字太小了,看不清楚,请利益大家把字加大字号吧。
TOP
4#
八大人觉经讲记:精进为降魔的根本

第四︰觉知懈怠堕落,常行精进,破烦恼恶,摧伏四魔,出阴界狱。
  在世间上,无论做什么事,必须要有大雄、大力、大无畏的精神不可,我人在社会上兴办的事业,在佛法里修学的道业,所遭遇到的障碍、魔难一定很多,如果犹豫不前,或稍一懈怠,就会一事无成。所以在这一段经文里,我们要讲精进为降魔的根本。
  「懈怠」,就是对于断恶修善之事不尽力,懈是根身的疲倦,怠是心识的放纵。懈怠是人生的病患,对治懈怠的药方就是精进。
  所谓精进的主旨,就是要我人未生的善心令速生,已生的善心令增长,未生的恶念令不生,已生的恶念令速断。这个世间是佛与魔的世间,精进的可以成佛,懈怠的堕为魔界。
  过去的先圣先贤,在道业上所以有成就,哪一个不是经过大死一番的精进?我们就拿本经的当机众阿那律尊者来说吧﹗
  阿那律尊者有一次在佛陀的讲经法会中,竟然打起瞌睡来。佛陀对于懈怠不精进的弟子,很不欢喜,就喊醒阿那律,诃斥他说︰
  『咄咄汝好睡,螺蛳蚌壳内;一睡一千年,不闻佛名字。』
  阿那律尊者听了佛陀的诃斥以后,心里很惭愧,发愿从今以后不再睡眠,每天不是经行就是诵经。
  一天两天不睡眠是不要紧,但天天不睡眠,人的精神当然会支持不住,眼睛也会吃不消,经过一段时间,阿那律还是精进不懈的不休息,他的眼睛终于瞎了。
  佛陀非常怜愍他,教瞎了眼的阿那律修习金刚照明三昧,不久,阿那律即证得天眼通。
  阿那律为了佛陀的一句话就那么精进,能这样大死一番,就不会为情欲、懈怠所惑,就不会为众邪魔鬼所娆。学佛者,听经闻法,了知诸法实相,这是得文殊菩萨的大智,但要从所得般若智再行精进,才可契合普贤菩萨的万行。
  人贪慕轻安,讲究享受,对于修道就不能发勇猛精进之心。佛陀往昔在因中修行时,舍身饲虎,割肉喂鹰,这种难行能行、难忍能忍的精进牺牲之心,岂是那些批评佛教是消极的人所能想象体会得到的﹗
  观世音菩萨,「三十二应徧尘剎,百千万劫化阎浮;千处祈求千处应,苦海常作度人舟。」若没有精进的精神,何能做到?地藏王菩萨?「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这不是大仁大智的精进精神吗?
  在世俗里,若有人劝你打牌赌钱,你如不打,他就会说你消极;劝你吃喝跳舞,你如不应邀,他就说你懈怠。修学菩萨道的圣者,为了度众生、了生死,其积极精进的精神,实在不是一个非佛教徒所能知道的﹗
  玄奘大师西行取经,路经八百里流沙,途中失水,几乎死在沙漠之中,但他宁愿向西天一步死,也不愿往东土一步生,若非宗教的热情,为教的精进,何能至此?慧可大师参拜达摩祖师,立雪断臂,不退初心,若非有精进求法之心,何能至此?在佛教中,六度是以精进为主,无论布施、持戒、忍辱、禅定、智能,若无精进,也无法完成波罗蜜。
  经里说,精进有十种利益︰(一)不为他力折伏,(二)获得诸佛摄受,(三)人天等众敬仰,(四)听闻正法不忘,(五)未知者能求知,(六)增长无碍辩才,(七)得进住于禅定,(八)少病少恼少患,(九)饮食容易消化,(十)如优昙花开放。
  精进如攒木取火,不可中途停顿,菩提心好发,恒常的精进心确难维持,无论做什么,若无恒心、精进、毅力,中途停止,一定不会收到实益。常听到人说︰「五分钟热度」,没有恒常的精进,以五分钟的热度来做事,怎么能够成功?要使精进持久,要有孔明先生「鞠躬尽粹,死而后已」的精神,要有「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精神。否则,只求速成的心,或是希求近利的心,一不达目的就后退,一遇挫折就灰心。那些做事有头无尾、有始无终的人,就是没有百折不挠的精进精神。
  在经里有一段寓言说,有一只鹦鹉,见到一座山林失火焚烧,火势非常猛烈,牠见了非常不忍,即刻飞到河边用口衔水前来救火,像这样「杯水车薪」都不如的救火方法,当然无济于事,但这只鹦鹉仍然精进不息的为救火而忙。
  这时,天上的火神知道了,就对鹦鹉道︰
  『鹦鹉﹗火势这么大,你以口衔的这一点点水,怎么能救火呢?这不是徒劳无功吗?』
  鹦鹉回答道︰『救火是大家应尽的责任,明知我的力量很小,但我不能不尽心尽力而为﹗』鹦鹉的话很平凡,但鹦鹉的壮志是不平凡的,这种见难不退的精进勇猛,竟感动了天神为牠熄灭山林的火灾。
  在《四十二章经》里就有六章说学道的人应如何精进,精进共分三种︰(一)披甲精进,(二)摄善法精进,(三)利乐有情精进。所谓披甲精进,在《四十二章经》里说,修道者好象一人与万人战,挂铠出阵,意如怯弱,就会半路而退,或格斗而死;如精进勇锐,不畏前境,就能置之死地而后生,破灭众魔而得道果。这披甲精进,就是说修行必须要有战斗的精神。
  披甲精进是除恶,但精进中还要完成善法,是名摄善法精进。这是说无论出家在家,修习善法不宜过急,也不宜过缓,一切要以适可为主。因为急则由反动而退,缓则由怠惰而退。好象弹琴,弦松就会不鸣,弦紧又会声断。所以为善修行不要太缓,也不要太急,缓急都会出毛病,佛法的第一义是在中道﹗
  利乐有情精进,这是说学佛的人要大发慈悲,普渡众生,但三界众生无量无数,若不精进,何能实践度生之志?怀着无限的悲心,具有广大的志愿,才能精进不退。
  我人在修道的过程中,常常容易犯根身疲倦,心识放纵的毛病,这是我们还没有了知时间和生命的宝贵。我们在时间中生活,想到今天完了还有明天,今年不做还有明年,少年不修还有老年,就这样在悠悠时光中蹉跎岁月,结果在懈怠依赖的习性下堕落了。
  若是知道生命的宝贵,时间岁月的不再来,把无常记在心头,就会一刻不停留,一刻不犹豫,真心向道了。
  过去,佛陀问诸弟子道︰
  『人命在几间?』
  『在数日间﹗』弟子甲回答。
  『子未知道﹗』佛陀不以为然,再问道︰
  『人命在几间?』
  『在饭食间﹗』弟子乙回答。
  『子未知道﹗』佛陀仍不以为然,又再问道︰
  『人命在几间?』
  『在呼吸间﹗』弟子丙回答。
  人命在呼吸间,佛陀听了非常欢喜,就称赞道︰
  『善哉﹗子知道矣﹗』
  人能觉悟到生命在呼吸间,对于修道,对于行善,还敢懈怠吗?对于修道,对于行善,还不赶快精进去完成吗?
  精进是纯而不杂曰精,前而不退曰进,精进的目的是要「破烦恼恶,摧伏四魔,出阴界狱」。
  「天长地久有时尽,烦恼绵绵无尽期」,与生俱来的无明烦恼,盘据在我们心中,使我们不能超脱轮回,了脱生死。学佛,最大之事就是破烦恼恶。烦恼,是烦心恼身之谓。烦恼,比怨贼、强盗、土匪还要厉害,「擒山中之贼易,捉心中之贼难」。人生的不安,人生的痛苦,都是由烦恼而来的。
  佛法所谓的八万四千法门,无非是为了对治八万四千烦恼。以不净观对治贪欲,以慈悲对治瞋恚,以智能对治愚痴,以无我对治憍慢,以正信对治疑惑,以正见对治恶见。把很多烦恼归纳起来,就是贪、瞋、痴、慢、疑、恶见的六种根本烦恼,除了这六种根本烦恼以外,还有二十种随烦恼。
  根本烦恼,如同树根一样,是一切烦恼的根本。二十种随烦恼中,又分小随烦恼十种,中随烦恼两种,大随烦恼八种。十种小随烦恼,就是忿怒、仇恨、结怨、虚诳、奸诈、谄曲、傲慢、迫害、嫉妒、自私。中随烦恼两种,就是无惭、无愧。大随烦恼八种,就是不信、懈怠、放逸、惛沉、掉举、失念、不正知、散乱。
  我人所以不能认识自己的真如本性,就是因无明烦恼遮蔽了我们光明的心体;我们生活在危险恐惧中,就是因为有烦恼的扰乱。统领这一切烦恼的主帅就是我执,众生因为执我,一切烦恼就会随之而起。「要学佛法先无我」,能修证到无我的境界,那就是无烦恼的境界。
  「我执」,是烦恼生死的根本;「无我」,那是多么困难﹗我执不除,烦恼恶就不能破。破烦恼恶的方法︰先从精进修学戒定慧三无漏学开始,再加称念阿弥陀佛圣号,「烦恼」自会逐渐破除,我人本来的面目自会显现。
  烦恼破了,还要降魔。魔者,能坏人善事,断众生慧命的曰魔。那些障碍、扰乱、破坏、诱惑,能夺命的都叫做魔。魔,外境有声色货利的魔,内心有贪瞋烦恼的魔,没有降魔的精神,就不能修道。
  魔,遍覆在世间一切处,最坏的魔还是隐藏在我们的心里,寺院里的韦驮菩萨,手拿金刚降魔杵,面对内而立,可见降伏内魔比降伏外魔重要。
  佛教日益衰微,而绍隆佛种,续佛慧命的人太少,穿佛衣吃佛饭,假借信佛之名,做贩卖如来勾当的魔子魔孙太多。做真正佛陀的儿女,今日须有向魔挑战的精神﹗末法时代,去圣时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希望今日正信的佛子,要向韦驮菩萨看齐,手执降魔杵,降伏一切障道的魔鬼﹗
  本经说「降伏四魔」,四魔就是︰(一)烦恼魔?指贪瞋痴等习气能恼害身心之魔,(二)五阴魔?指色受想行识等五蕴能生一切苦之魔,(三)死魔?指能断人生存命根之魔,(四)天魔?指能坏人善事的天魔外道,如欲界自在天的魔王等。
  在《小止观》及《起信疏》等经论里说,摧伏四魔的方法,即持念阿弥陀佛圣号,或称念三皈五戒,或诵《般若心经》。佛陀在菩提树下金刚座上,也是经过降魔以后才成道的﹗
  专造罪恶的烦恼破了,一切扰乱道业的魔王摧伏了,就能够出离生死轮回,脱出五阴三界的牢狱。
  五阴就是指五蕴和合的有情色身;阴,盖伏为义,因色受想行识能盖伏有情的真如佛性之故;三界,就是指欲界、色界、无色界。
  五阴如苦聚,三界如火宅,我人的身体、世间都是无常不实,等于不可依赖的牢狱,要「破烦恼恶,摧伏四魔」才能「出阴界狱」﹗
  众生不懈怠地精进修道,舍弃五阴之身,脱离三界牢狱以后,证得常住法身,逍遥自在,那就是一个光明、解脱、安稳的世界﹗ 本文转于
http://www.brjsw.cn/article/view.asp?id=5359
TOP
5#
修行。阿弥陀佛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